玉杯无酒/琖(503)

[KINGSMAN]非典型ABO-06

※注意:

請先閱讀前文

邪教寫手有病沒吃藥,自我流ABO設定,有雷有OOC


※CP:

Omega!Merlin+Omega!Harry/Alpha Girl!Eggsy

Beta!Percival/Alpha!Roxy Morton


※提要:胃痛的不只Percival一個人(Harry還是沒出場(泥垢!!

 

 

06.

Roxy理所當然地認為來雪山接她回英國的人會是Merlin和Eggsy,所以當穿著長大衣的Percival走下飛機,略顯急躁地來到她面前時,Roxy隔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

「Roxanne,妳沒事嗎?有沒有受傷?」Percival問,同時輕輕推著Roxy原地轉了一圈,不住上下打量她,確認她身上沒有任何可見外傷才抖開手中的毛毯把Roxy裹起來。

「沒,當然沒有,我很好。」Roxy毫不猶豫地回答,Percival眼神裡的懷疑讓她擠出和往常一樣的笑容,再次強調,「別擔心,我沒事。」

沒錯,她沒事。只是有點腿軟外加驚魂未定,不過沒有必要告訴Percival。

Roxy知道這很可笑,她可以對Eggsy承認自己怕高,測驗時抓著Eggsy尖叫,甚至準備等回到英國之後要向Eggsy抱怨這場恐怖經歷,她的雙腿可是直到穩穩站在地面上都還在發顫──卻不願意在Percival面前有半分示弱。她已經不是那個會因為雷聲嚇得瑟瑟發抖的孩子,也不再是會揪著Percival西裝哭泣的懦弱姑娘,Roxy覺得自己已經足夠獨立堅強──好吧,偶爾會有些不那麼勇敢的小意外,不過她相信Eggsy會替她保密──她希望Percival眼中的Roxanne  Morton沒有瑕疵。

Percival沉默一會,看起來不太相信她的說詞,不過最後還是點點頭,拉住Roxy的手,「沒事就好,來吧,我們回去。」

「回去?Merlin和Eggsy呢?」

「Merlin他們會直接回英國。」

他們一起走向小飛機,Roxy試圖使自己的注意力別放在和Percival交握的手上,儘管隔著厚厚的防護手套,她臉上還是因此而有些發燙,要知道她上中學後和Percival幾乎再也沒有任何肢體接觸。

「回總部基地。」Percival對佇立在登機口的機師吩咐。Roxy注意到這位中年機師臉色蒼白,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心裡有些奇怪。

她拉了拉Percival的手,得到導師的注意力後,用眼神示意對方看向機師駕駛艙的背影。

「沒事。」Percival輕聲說,「總部因為內部叛變正在進行清洗,騎士要調動運輸設備得用點手段。」

Roxy對Percival口中的"手段"好奇極了,不過他似乎並不打算告訴她。

這架小飛機比早先Merlin駕駛的那架小一些,內部裝潢卻一點都不遜色,甚至還多了一個小吧檯。Percival用吧檯裡的材料為Roxy調了一杯火熱托迪,這杯加了蜂蜜、檸檬和熱水的威士忌雞尾酒讓身體迅速暖和起來。Roxy縮在毛毯中,捧著玻璃杯小口小口啜著熱飲,聽Percival交代KINGSMAN當下的情況。

大概是酒精的影響,聽著Percival語速平穩的牛津腔,Roxy開始昏昏欲睡,她幾次嘗試打起精神,最後還是不敵睡意,歪在沙發扶手上打盹。

Percival停下那些其實不需要告訴Roxy的各地分部現況,傾身向前接過她手上喝空的玻璃杯,無聲地放在矮桌上。抬手撩起蓋在Roxy臉頰上的那縷金色長髮,Percival壓下低頭親吻他的學生的衝動,紳士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深深吁口氣,目光柔和地注視著Roxy的睡顏。

從收到Merlin帶著新任Lancelot和Galahad提名的候選人單獨前往Valentine基地的消息開始就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情終於穩定下來。沒有人知道那一刻Percival有多麼惶恐──一個剛通過測驗沒有任何實戰經驗的新手特工和一個根本沒通過測驗的特工候選人,就算魔法師有通天本領,帶著兩個菜鳥又能如何?

Merlin離開英國前啟動內部緊急狀態應對機制,指派Viviane掌管總部基地,並下令招集所有騎士停止手上任務,返回英國總部集合,缺席者一律以叛徒論處。Percival非常配合地登上東歐分部的飛機,卻在飛機起飛後挾持機師更改航線往北飛,沿著他過去送給Roxy藏著定位器的生日禮物一路追至雪山。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緊急狀態下抗命幾乎可以和背叛畫上等號,至少在ChesterKing執掌大權時是如此。如今老Arthur已死,新王十之八九會由Merlin代理或是直接繼任,就Percival對這位總是照看著騎士們的軍需官的認識,多半一個看似嚴苛其實不痛不癢的懲處便能了事,反而是暴怒的醫療部女王不好應付。想起上次沒得到允許逃出醫療部的Gawaine被Viviane逮到,頂著一身比原本更嚴重的傷被抬回醫療部,Percival感到胃部隱隱作疼。

 

讓Roxy來說,今天的經歷絕對比過去二十年加起來都要刺激。

她和Merlin一起在總部中控室目睹前Arthur被Eggsy幹掉,裁縫店餐廳那只有畫面沒有聲音的監視系統讓他們不清楚詳細情況,Roxy不得不舉槍對著自己的閨蜜──老實說她不知道如果軍需官下令開槍她能不能真的對Eggsy扣下板機。

接著她接到的第一個騎士任務是拯救世界,一個神經病為了解決地球環境問題決定讓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類互相殘殺,為了破壞他的衛星武器,Roxy被兩顆破爛氣球帶到大氣邊緣,再從大氣邊緣自由落體回到地面。

好不容易平安落地,又差點聽見Merlin和Eggsy被Valentine的私兵幹掉的線上直播,Eggsy交代遺言般的託付讓Roxy眼淚差點掉下來。幸好最後他們兩個都活著,Merlin引爆了人頭煙花──Roxy慶幸自己沒有親眼看到那一幕,她對四濺的腦漿一點興趣都沒有──而Eggsy成功殺了Valentine和他的副手。

之後Percival的出現絕對是個驚喜,和他一起回到總部就變成了驚嚇,Roxy沒想到Percival所謂的手段是無視總部的招集令,持搶脅迫機師更改航線。Roxy目瞪口呆看著那位據說掌管KINGSMAN醫療部的女性Alpha用四吋細高跟狠狠一腳踩在她導師的牛津鞋上,Percival目不斜視,臉色鐵青,嘴唇比平常抿得更緊,忍著愣是一聲都沒哼,Roxy卻心疼得要死,死死揪著Percival西裝衣角不放。

那位代號湖中仙女的紅髮女子將視線轉向她,Roxy繃緊神經,不知道對方會不會也對她來上一腳,Viviane卻伸出了手,態度不錯地和她打了招呼,並為她引見Tristan和Bors,以及幾個有代號的內勤。

Roxy悄悄鬆了口氣,以為所有混亂到此為止。

然而事實告訴她她還是太年輕了,前面那些破事加起來都沒有現在眼前這件來得讓Roxy驚悚。

Merlin的飛機晚Percival和Roxy一步抵達總部基地,機艙門打開,所有人都愣住了。總是給人強大到無所不能印象的魔法師帶著一身剛被標記的Omega氣息,抱著不省人事的Eggsy大步走下飛機。更要命的是Roxy從Merlin的標記發現好友的信息素,這讓她比其他人受到翻倍的驚嚇──她不知道該先質問Merlin對不省人事的好友做了什麼,還是先搖醒Eggsy逼問她天殺的把魔法師怎麼了。

 

Merlin面無表情心裡卻相當愉悅,眼鏡的攝像鏡頭將那群混帳騎士並幾個代號內勤摔碎下巴的愚蠢表情全都錄了起來,今年聖誕派對的餘興節目會很精彩。

「Merlin你誤喝了Omega偽裝劑嗎?」Tristan聲音顫抖地做垂死掙扎。

「你也想重新接受訓練嗎,Tristan?」Merlin沒好氣地瞟了Tristan一眼,銳利的目光掃一圈發現少了個騎士,他轉頭問Viviane,「Gawaine呢?還在路上嗎?」

「趕不回來,他那裡唯一一座國際機場亂成一團,飛機無法起降。」和其他人比起來Viviane的反應算是平靜,醫療部握有全KINGSMAN成員的健康資料,包含真實性別。但她仍然感到吃驚,和培訓期幾乎不在總部的騎士們不同,Viviane知道這個小Alpha是HarryHart中意的那個。

Merlin不但和Harry看上同一個年輕Alpha還搶先得到標記?如果不是內部情況不樂觀,Viviane絕對會第一個搬椅子搶前排看熱鬧。

「Mordred已經將有問題的人都控制起來,隨時可以開始拷問。」

「不急,那些人先關著。讓Gawaine回分部據點待命,所有代號階級半個小時後會議室集合,趕不回來的人影像連線,優先估計目前的損失和接下來的行動方針。」

Merlin一如往常地安排所有事項,Roxy卻難得分了心──當然啦,無法集中注意力的可不只她一個人──她更在意魔法師臂彎裡的Eggsy,是要睡得多沉才會連Merlin走動和說話這麼大的動靜都沒有驚醒她?Roxy同時注意到Eggsy脖子上帶著齒印的青紫痕跡,若非Roxy肯定Eggsy是個Alpha,她都要分不清楚到底是Eggsy標記了Merlin,還是Merlin標記了Eggsy?

……不過就算Eggsy是個Alpha,Roxy還是察覺到好友似乎在魔法師手上吃虧了。

「Merlin,你要不要先去忙?我可以帶Eggsy去休息,或醫療部。」

年輕的Lancelot試圖從不懷好意的魔法師手中救回自己的朋友。

「不,謝謝妳,Lancelot,不過我可以安置好我的Alpha。」魔法師婉拒,並且在所有格上重音強調。

Tristan打個哆嗦,雖然有些誇張成分在,但是他真的沒辦法想像什麼樣子的Alpha能讓魔法師俯首臣服,他投向Eggsy的目光都帶上幾分敬畏。

魔法師丟下一群還傻呼呼愣在原地的內外勤們,逕自抱著他的小姑娘到醫療部。

隨後跟上的Viviane雙手抱胸,靠在病房門框上,饒有興趣地看著Merlin將年輕的Alpha放在病床上,拉上被單,那動作溫柔地讓湖中仙女懷疑他們的魔法師是不是換了人。

Merlin探了探Eggsy的額溫,皺眉對Viviane說:「她有點低燒,麻煩妳派人幫她做個檢查。」

「沒問題。」Viviane說,「要十年了吧?好久沒見到你願意被標記,這次不需要偽裝劑了?」

「既然Chester King不再是Arthur就不需要。還有,是十五年不是十年,妳在懷疑什麼,Viviane?」

「大概是以前沒見過你對哪個對象這麼……」Viviane頓了頓,選擇一個較適當的措詞,「周到。」

Merlin微笑,「沒辦法,這個和以前的都不一樣。」

喔,看看這個陷入愛情魔法的Merlin。Viviane低頭端詳自己暗紅的指甲,漫不經心地問:「所以說,你是在得知Galahad沒死之前還是之後被標記的?」

「當然是之前。」Merlin說,「不過既然她已經是我的Alpha,我也不會白白拱手退讓──哪怕是Harry也不行。」

Viviane沉默了一會,「現在的KINGSMAN可經不起新王和魔法師的內鬥。」

「放輕鬆,妳擔心的事不會發生。」

「真的?你知道你和Harry Hart太過於相似,無論是作為一個Omega,還是作為一個男人。棋逢敵手,總有一個會輸。」

那倒未必。聽著高細鞋跟敲在地板上的清脆聲響逐漸遠去,魔法師用指腹輕輕摩娑著小姑娘脖子上自己留下的痕跡。還有一種可能叫和局。

 

(tbc.)

 
评论(8)
热度(10)
圖文雙棲
耽美言情雙棲
現實與網路雙棲

大概就是這樣的雙棲生物
© 玉杯无酒/琖(50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