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杯无酒/琖(503)

[KINGSMAN][CP內詳]非典型ABO-03


注意:

雷點滿滿,OOC當然有

自我流ABO AU,Omega梅老師,Omega哈老師,Alpha性轉蛋蛋


CP:Omega!Merlin+Omega!Harry/Alpha Girl!Eggsy(有反攻)

        Beta!Percival/Alpha!Roxy Morton


我流ABO世界觀(新增補充):

  • 六種性別中,Alpha女性、Beta男女的受孕力均等,O具有較高受孕力。

  • Beta人數最多,約佔總人口70%,Omega次之,約佔20%,Alpha最少只佔10%。Alpha女性則是六種性別中人數最少,佔總人口1%。

  • Alpha無論男女都具有優秀的體能和頭腦,雖然Alpha女性的力氣沒有Alpha男性大,卻具有良好的忍耐力和控制力,經過訓練的Alpha女性甚至能不靠抑制劑控制信息素,度過發情期。

  • 因為抑制劑的發明,20世紀中期Omega掀起平權主義,將Omega從生育工具和性玩具中解放,擁有和Alpha、Beta一樣的自主平等權利(當然,還是存在抱持陳腐歧視觀念的人渣);20世紀後期人們開始追求不分性別的婚姻平權,AA、OO、OA、BA、OB等性別婚姻應該受到法律保障。

  • 抑制劑也有分等級。普通的抑制劑只能起到壓抑發情期的作用,時間長短隨藥品品質決定。最好的抑制劑甚至可以讓Omega聞起來像個Beta或Alpha,也可以讓Alpha偽裝成Beta或Omega,顯然這些化學奇蹟對特務們來說是偽裝任務的必需品。

  • Omega抑制劑在所有超商藥房都可以購得,和保險套維他命一樣平價而且常見,所以越來越少Omega受到發情期困擾;Alpha抑制劑相對的貴上許多,而且只有少數大型連鎖藥局才有販賣。

  • 只有在成結射精時,Alpha在Omega頸動脈的腺體上注入信息素才能構成長期標記。除此之外的情況,Alpha對Omega的腺體注入信息素都只能形成短期標記,時間從一個月到半年不等。

  • Beta沒有發情期,有信息素,只是氣味比Alpha和Omega微弱許多,同樣會受到發情的Omega氣味吸引,也同樣會為Alpha的侵略性氣味而服從。

  • (其他待補(如果還有的話:P)




03.

有人在親吻她,陌生卻溫柔的手穿過她的髮間,用一種充滿愛惜的方式細細親吻她的額頭、太陽穴和耳廓,就好像她值得珍視對待一樣。醇厚溫和的琥珀皮革香環繞,夾著醉人的煙燻味,讓Eggsy感到安全和溫暖,她發出模糊的咕噥聲,一點都不想睜開眼睛。只是個夢,一個舒適美好的夢,沒必要那麼快清醒。

直到貼在她的頸側摩娑腺體的手被濕熱的吻取代,引導她的信息素不斷釋放,渾身燥熱的Eggsy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這不是夢。

她張開眼睛,迷迷糊糊地端詳眼前這個幾乎壓在她身上的光頭男人許久,才認出對方似乎是她的訓練官,沒戴眼鏡的版本。

「呃、Merlin?」

「嗯哼。」

「你沒戴眼鏡。」

Merlin挑高眉毛,「這就是妳想說的?」

「好吧,那一覺醒來發現被訓練官按著親吻和被陌生的Omega信息素籠罩引誘,我該先關心哪個問題?」腦子還沒完全清醒的Eggsy茫然地問。

Merlin靠在她耳朵邊輕笑,低沉充滿磁性的頻率震動著Eggsy的耳膜,同時她發現那股讓她像喝醉般燥熱又昏沉的Omega香氣變得更加濃郁。

「天哪,這味道聞起來也太棒了。」Eggsy忍不住呻吟,她發現自己硬了,Merlin也是,因為魔法師一條長腿嵌入她的雙腿間,使他們緊緊貼在一起,兩件西裝褲都擋不住Eggsy察覺Merlin火熱堅硬的驚人尺寸,她面紅耳赤瞪著男人,「你是誤喝Omega偽裝劑嗎?這可真不Merlin。」

「所有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Eggsy。我沒有喝偽裝劑,這是我的信息素,而我正在勾引妳。」如果忽視兩個人之間幾乎不存在距離和空氣中緊繃的性張力,魔法師就像在課堂上講解神經語言規劃學般一本正經。

年輕的Alpha卻沒了課堂上的聰明伶俐,張著嘴傻呼呼地看著他,不需要唇膏依舊粉嫩的唇瓣讓Merlin沒忍住,湊上去咬了一口,啞著聲音說:「把嘴巴閉起來,女孩,不然我會想塞點東西填滿它。」

Eggsy立馬闔上嘴,下一秒又忍不住開口問:「你在開玩笑嗎?」

「並不是。兩者都不是。」

忽視掉另一個暗示,Eggsy小心翼翼地隔著襯衫衣領觸碰Merlin頸側的腺體位置,不敢置信地瞪大榛綠色的眼睛,再次確認,「你真的是Omega?」

「是的,我是。」Merlin解開襯衫頭兩顆扣子,抓著Eggsy的手掌直接貼上他的腺體。

「你一點都不像Omega,Merlin,我以為你是個Beta已經夠讓人意外了,可是Omega?你這個霸道強勢的控制狂讓全世界的Alpha怎麼活? 」

「……我把這句話當成恭維收下了。」 Merlin瞇起眼睛,默默給這個不知死活的小渾蛋再添一筆新帳,待會一起結算,「妳看起來也不符合世人眼中標準的Alpha,Eggsy,可是妳並不比其他頂尖的Alpha特務差。」

「性別反應的是生理上的性徵,不是心理和個性。」Eggsy喃喃自語,「他說過,但我有時候還是會忘記。」

「他是對的。」Merlin輕聲同意,然後低頭吻了她。


Eggsy瞇起眼睛,男人的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高挺的鼻尖蹭著她的鼻翼和臉頰,灼熱的呼吸在皮膚上撩起點點癢意,Eggsy皺了皺鼻子,伸出舌尖試探性地舔了Merlin的唇──她發誓她看到了魔法師眼中的笑意──然後這個以輕柔開頭的吻變得火辣。

Merlin就像個會讀心術的真正巫師一樣,他完全知道Eggsy想要什麼,溫暖的擁抱,熱情的吻,珍惜的對待,充滿愛意的撫摸,看,她想要的東西如此多,而魔法師慷慨地全都給她。

Merlin的溫柔會讓她溺死其中的。當魔法師吸吮起她的舌頭時,Eggsy模模糊糊地想。


Eggsy支持多元締結伴侶,每個人都應該擁有選擇和喜愛的人共度一生的自由,她也理解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樣不在乎伴侶性別。所以當獨處的二十四小時結束前,Harry像個父親一樣摸著她的頭髮,溫聲說:「Eggsy,妳還年輕,以後會遇到更適合妳的對象」時,她知道這是Harry最紳士的婉拒。

Harry不想傷害她,她也捨不得讓他為難,只能坦然接受這個拒絕。

即使非常沮喪,Eggsy還是搓搓臉讓自己堅強起來面對最終測驗──然而並沒有什麼用,她仍搞砸了一切。

Harry因為她沒有開槍而失望,Harry因為她衝動尖銳的話語而受傷,Harry因為任務匆匆離去,最後在肯塔基教堂外被Valentine那個雜種一槍殺死。

雖然已經知道她和Harry之間沒有可能,Eggsy依舊重視這個男人,把他當成人生導師或父親一樣敬重,她無論如何也預想不到會這麼快面對Harry的死亡。

她還能為Harry做什麼?發現Arthur背叛是湊巧,阻止Valentine的神經病計畫,拯救全世界,宰了Valentine和他的助手,為Harry報仇。

Eggsy做了每一件她能做的事,失魂落魄地回到飛機上,把自己塞進沙發中,復仇後的空虛感讓她無所適從,不知不覺沉沉睡去,直到Merlin的信息素和親吻喚醒她。


挑逗她的Merlin並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無動於衷,Eggsy能從他的信息素中察覺這點,她這才想起來Harry家中有張和年輕魔法師的合照──有頭髮還梳油頭的Merlin雖然很帥氣但是像極了黑幫份子,而還沒有經過時光洗練的Harry看起來就是個驕傲的貴族公子哥──她的導師和訓練官是至少有二十年交情的老朋友,失去Harry,Merlin大概比她更難受,她認識Harry畢竟還不到一年。

有人和自己為同一個人的逝去而悲傷讓Eggsy好過一點,她不知道這算不算互相撫慰,不過如果Merlin想要她,Eggsy沒有拒絕的理由,又不是說她不曾覺得她的訓練官性感極了。


魔法師大發慈悲放開Eggsy的時候,她已經憋氣憋得滿臉通紅,那男人還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

Omega的信息素裡不會夾帶Alpha特有的侵略性,Merlin也不需要那種東西,他的一舉一動就足夠強勢。從一開始主動權就一直在魔法師掌握中,他要的可不是來一場普通的AO性愛,不,完全不是。

年輕的Alpha終於明白了。

「你想操我。」

「沒錯。」Merlin紳士地問,「可以嗎?」

就好像她說得出拒絕一樣,Eggsy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看看他們現在的樣子,魔法師的情況好一點,只少了條領帶,襯衫扣子沒扣全,其他衣物都好端端地待在應該待的位置上。她自己卻沒有任何一件衣物是正確穿在身上,赤著腳(襪子到底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她只記得自己睡前脫了鞋),白襯衫一個扣子也沒扣,掛在手臂上,胸罩也是同樣待遇(魔法師一隻手就解開了背扣,Eggsy自己都做不到這件事),西裝褲倒是還好好地套在她的屁股上,只是拉練解開,勃起被對方握在手中溫柔地愛撫著。

操!這個老流氓!年輕的Alpha咬牙切齒地去扒Omega的襯衫。

「是的,先生。」


====


年輕梳油頭的梅老師請參照搖滾黑幫的Archy叔叔www

字數越來越多,竟然還沒開操,真對不起梅老師……(黑臉Harry:我呢?


 
评论(4)
热度(9)
圖文雙棲
耽美言情雙棲
現實與網路雙棲

大概就是這樣的雙棲生物
© 玉杯无酒/琖(503) | Powered by LOFTER